Monniya

简单,美好,奋发

一只萌哒哒的兔子
走在产品进阶之路


国庆有感


 这个假期,在家做闲散君子。老家和杭城,就如两个世界。生命的活法有千姿百态又有乏味不堪。每个人身上都装着思想,只是太多人不知道思想是什么也从不会去思想。

“他们过的是既不向前,也不回头的生活。”

 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《呼兰河传》中描写的小城生活,是千千万万中国乡村的写照,过了这么些年,我不知道那害人的迷信封建是否已渐渐远去,在江南的乡村可能已经少见了。只是活法真是类似的。思想可能还换一种形式在呈现吧。每天或是上工或是干农活,吃饭,闲谈。一点点的闲言碎语可以扯出一大堆的话来,不由得佩服阿姨大妈们的想象力。别人家的闲事是最为有意思的,给个板凳,两张嘴凑上就可以说上半天。小时候的记忆不多,家里的青菜拌饭回忆起来说不上好不好吃,只是从来没挨过饿,不算是什么苦了。只是那些被传遍小村的闲言碎语是小时候最自卑的记忆了。重男轻女在我家的表现尤为明显,奶奶那恶狠狠的行为她自己可能是认为再正常不过,却是给我们姐妹的童年蒙上了层层的阴影。好在健康长大了,现在那苍老无助的模样很难和记忆中的农妇重叠。我到是看得很开,观念的压迫让亲情变味,如何能只怪罪在老人身上,只是妹妹无法释然。
 农村的麻将和牌桌也是每天的例行活动。就如时钟般准时开始。打得不大,为了几毛钱的争得面红耳赤的乐趣也只有体验了才知道。重点不在赌钱,可是没了这几毛钱的乐趣就变成瞎打,也就没意思了。较真儿,又不会真的输得痛心,才是有得玩。书里那几吊钱的描写真真传神,天下的老妇都是一个样呢。
 我们村算是一个较为落后的村落了,刚好是两个小城市的交界,离市区又是遥远的紧,拆迁改造总是最后才被轮到,也没有什么值得开发的景色。工业区前几年被建起来,也是一些不能离城市过近的污染企业,虽说总算带来一些就业,但污染的副作用远大于此。

 我们村最大的(也算仅有的)特色要属那贯通全镇的天桥了。早在我出生前就在了。它一直通到一个大水库,家乡是个大盆地,土地高高低低,房子坐落的也参差不齐。天桥横穿了一部分农田和房屋,也融入了我们记忆中的风景。山上下山,清明祭祖,冬来挖笋,总是经过它,每天散步,还是来来回回的穿越,小时候觉得那么高,现在看看也就是三米来高的建筑物了。近年来它基本不需要发挥作用,纯农作的人家越来越少了,大多数只是种点蔬菜。其实我都不晓得它的工作机制(应该是统一引流灌溉)。这次回家听说要拆了重建,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村口有一半已被拆掉,就像是被扯掉一块的画布,天空中少了点什么。
 家乡,既熟悉,也越来越格格不入,当你接触过了外面的世界,才了解原来的方寸之间是如此的狭窄。只是久未归家,还是会想念得紧。
 真的很庆幸活在了现代,活在了自由的时代。庆幸知识的力量,有了独立的思考能力,有了可以自由竞争的工作,有了追求生活的勇气。生活比想象中苦的多,也轻松的多。

更早的文章

一项新的兴趣

最近状态不佳。非常之不佳。因为一些消极的情绪让我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很大兴趣。可能是工作生活都处在一个徘徊前进的道路中,迂回中蓄力,但是远方远了些。然后就陷入了寻求直观刺激的泥潭里,被炉石传说占了大部分的闲散时间。胜利后的空虚和失败后的不甘让人觉得幼稚可笑,可还是处处与自己较劲。(总算回过一些神来)因为 …

念念碎 继续阅读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